小小避難所 | My Secret Refuge

首頁 / 不說不知道 / 小小避難所 | My Secret Refuge

學校考卷發下來帶回家隔天,夏日短褲底下就會多幾條被曬衣架親吻過的痕跡!寫到這裡大家應該可推測出,雖我不至於被歸類到調皮搗蛋,但也絕對不是一個愛念書的學生,我想應該是聰明才智未開 (哈)。小學時期自己就讀的板橋後埔國小,連續幾年都擁有全國最多小學生的冠軍封號,全校應該有超過1萬6千名學生,似乎是幾年後才慢慢被永和秀朗國小給超越,因此印象中班上應該有超過70名以上學生,因自己擁有一個編號61的學號,縫製在白色制服襯衫的左胸口上。

我那時都不怪自己不聰穎,只會怨念老師為何要發考卷給我,且還得帶回家給家長簽名,因為我知道當天傍晚必定免不了一陣皮肉痛,擔心到連去買巷口最愛的菠蘿麵包心情及胃口都沒了。米黃色考卷右上角或中央位置,有著老師用紅色簽字批寫下的試券分數,下面就是佈滿零星答錯的刺眼叉叉。最可怕的是這種試卷凌遲會連續著一周,因為每位老師批改後發回來的時間都不一樣,所以永遠的是煎熬的一周。

心想為何是曬衣架,而不是什麼藤鞭之類的?現在我才明白是自己笨,挑選媽媽在廚房忙著準備晚餐料理時給她看考卷,後陽台的曬衣架就在一旁垂手可得,夏日那道被曬到發燙廚房水泥牆,濕透的背衫外加手邊忙不停的洗菜、切肉動作,看到試卷上的低分,整個應該是氣急攻心,這時自己蠢道把死亡奏摺往上呈,鐵定是死路一條,所以就在陽台與廚房的門口上演著,媽媽用曬衣架襲來,我用手試著抓住曬衣架的戲碼,我記得是差幾分達一百就抽幾下,所以就下場悽慘可想而知。本應挺過按數抽打後就了事結案,但就因為自己小聰明出手試著去抓曬衣架,結局就是帶著皮肉痛去罰跪。

去罰跪到吃晚飯才可以起來,如果媽媽忘了指定我要跪在哪裡,是否該在她眼皮底下的可見視角,我會選擇專屬於的避難所位置,那是阿公阿嬤臥室的一個角落。那裏雖緊鄰廚房,也剛好是家裡長弄的最後一間房間邊角,因為家裡空間很小,而廚房入口位置剛好安排要擺下冰箱與米桶,所以木工就在本該是四方房間的一角內凹,而自然形成一個角落,這個角落就在臥室木門後方,因而構成一個平時有木門遮蔽小木牆區,這裡之所以成為我的避難所是因為,阿公、阿嬤會任由我去,在那小片木牆上貼上自己收集而來的各式貼紙,有科學小飛俠、花朵、水果及一些我說出的卡通人物。

角落外是冰箱與米桶,隔音不佳的木牆隨時可聽到媽媽在廚房裡穿梭的動靜,偷偷蹲坐或只有單腳及地時可以隨時應變,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因為那是阿嬤的房間,平日媽媽不會走進來,我跪在那裏就有天然屏障,然後望著我牆上的貼紙開始我的幻想旅程,以及熬過沒麵包吃的晚餐前無聊時光,現在讓我描述跪在那角落望著貼紙的感覺,有點像是在跪在教堂祈禱,如心中有OS絕對不是下一回成績要變好,而是希望那考卷能莫名其妙的自己失蹤。

發表評論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